年度诗人提名点评 严肃的诗和大众的诗

并读君点评 : 诗江湖波诡云谲,唯严肃写作能破茧重生。



3月以来,诗人北岛偕同好友西川、刘文飞、欧阳江河等等,在“豆瓣时间”开设付费专栏,起名“北岛和朋友们的诗歌课”。新媒体时代,连诗歌也搭上了知识付费的快车,恍惚让人以为一个诗歌的“黄金年代”真的悄然来临。“黄金年代”的另一个标志,是近年来诗歌奖项的兴盛。据观察,目前国内每年颁发的诗歌奖项林林总总有近百个。

在此环境下,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这样远离诗歌江湖、抱持民间立场的诗歌奖项弥足珍贵。也许因为诗歌的批判性本质,与小说家的情况相反,当代最优秀的诗人几乎从不依附体制。从2017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提名来看,60后、70后的诗人依然是当代诗歌的中坚力量。他们已步入人生的中年,丰富的阅历积淀和技艺打磨或带来一个硕果累累的“秋日”。

蓝蓝

一类诗人年轻时就写出了最好的诗作,并在之后的岁月里重复锤炼、持续增强为他赢得诗名的“辨识性修辞”。另一类诗人属于易倦怠的类型,乐于在漫长的写作生涯里不停地“脱胎换骨”,尝试多种的题材、语调和文体。我个人更倾向于后一类诗人,其风格转变并非不成熟或轻佻的表示,而是来源于一个灵活多思的头脑,来源于对诗歌这项艺术本身的勤谨和忠诚。诗人蓝蓝近些年在诗艺上有长足的进步,这对一个年近五旬、琐事缠身的母亲来说难能可贵。2013年的希腊之行让她的眼界骤然开阔,古希腊的神祇在她笔尖复活,庄严的歌队走进她的身体,众声嘈切的《希腊诗章》是一组出色的神话诗和戏剧诗,蓝蓝挣脱了历史的、本土的、尘世的经验,在凝视与戏仿中触摸到西方古典诗歌“崇高”(Sublime)的标准。

西娃

70后诗人西娃2016年第一次出版诗集,此前她惯于在网络上写作,也有一些佳构流传甚广。如果说西娃早期的诗歌略显粗糙稚拙,2010年之后,她已俨然具备一个成熟诗人的素质,其诗作干练直白,“正面强攻”辅以高浓度的情感,往往令读者心生敬畏。

陈先发

在提名的诗人当中,陈先发和胡弦是上世纪60年代生人,他们在诗坛深根厚植,深厚的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功底,是其独到和过人处。黄礼孩是一位发乎性情的“美与情”的诗人,他将诗歌变成了生活和事业,也将生活过成了诗。

胡弦

黄礼孩

回到开头的话题,这些诗人都是严肃的诗人,他们的名字并不街知巷闻,他们的诗歌也不同于大众乐于埋单的碎片化文字。他们和近期的“诗歌嘉年华”不沾边。因为严肃的诗歌不以“治愈”为鹄的,它更像哽在喉头的骨刺,插入肉身的匕首,让人怀疑、疼痛、不舒服,在阳光下不寒而栗。它不宜娱乐化,不宜商业化,甚至不宜大众化,因为对诗而言,少即是多,少即是无限。或许,通过“华语奖·年度诗人奖”,我们可以看到严肃的诗歌写作者和普通读者之间的断层,甚至可以厘清一些天真的误解。

本文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