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弃商回乡种水稻带领村民成万元户

并读点评 :

“农村脱贫不能单靠政府给钱,必须根据当地实际发展特色优质高效的现代农业。”在听完胡春华同志的报告后,省党代表、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溪西村党总支部书记刘维才表示颇受鼓舞。

刘维才所在的溪西村,曾是粤东一个典型的贫困村。2013年,在外经商的刘维才回到溪西村,承包20余亩地开始种植香水稻。他发起成立了水稻专业合作社,号召村民以土地入股或与合作社签订统销协议。

在饶平县驻村扶贫干部的帮助下,刘维才的水稻合作社借助电商平台打开销路,山美香水稻的种植面积由几亩地扩大到300多亩,价格从曾经的10元一斤上升到最高50元一斤,村民人均年收入近万元。

刘维才

西餐厅老板回乡种田

溪西村位于饶平县西北部山区,当地有一种香水稻,早在100余年前,这种香水稻就随着飘洋过海的潮汕人远走他乡,还在第一届的世界博览会——— 万国博览会上夺得过金奖。上世纪80年代,当地种植香水稻面积达300余亩。但在改革开放浪潮中,大量劳动力外流,香水稻逐渐被弃种,一度出现仅剩一户人家种植的局面。

2002年,刘维才退伍回乡,他先是在一家银行工作,后到汕头、深圳、广州闯荡了4年,自己创业开了西餐厅。

尽管创业小有所成,甚至已经发展到开连锁店,但刘维才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家乡。“种植了几百年的香水稻眼看着就要绝种,别的地方农村经济发展如日中天,我们村却看不到出路。”

他要回乡当农民,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但他心意已决,要让他们知道种田一样可以致富。

让香米卖到50元一斤

2013年,刘维才回到溪西村承包了20余亩农田,成立香水稻专业合作社,号召村民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参加合作社,还与部分村民签订保底包销的协议,鼓励村民种植香水稻。

在刘维才的设计中,成立合作社,通过统一的技术指导进行规范化有机种植,通过农机的使用提升劳动效率,减少人工成本。“种植户与合作社签订购销合同,我们定价收购,不愁没销路。”刘维才说,仅仅两年,合作社就从一开始的5人发展到50多人,耕地面积从20多亩发展到300余亩,还成立了种植基地。

“我从来没有种过田,就向专家和村里的老人请教。”刘维才表示,为了让香水稻保持传统品质,他坚持走生态农业发展的道路,使用农家肥,秸秆还田,引山泉水灌溉。在建立统一的生产标准之余,刘维才还得到饶平县驻村扶贫工作组的大力支持,扶贫工作人员帮助他在网上推广香水稻,扩大销路。

“以前,在家种地的,一亩地收入也就五六百元,村里八成的土地被抛荒。”刘维才表示,现在一斤香水稻最高可以卖到50元,种植香水稻每亩收益5000元左右。有钱赚了,青壮劳力就开始萌生了回村干事业的念头。“已经有很多人向我了解参加合作社的事。”刘伟才说。

探索乡村文化旅游

“虽然现在还没有彻底致富,但我们村的复兴工程已经在迅速进行中。”刘维才表示,胡春华同志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的报告中强调“大力发展特色优质高效现代农业,加强绿色农产品供给,扶持发展‘一村一品’、‘一镇一业’”,这让溪西村人对当前正在走的路子更加有信心、有底气。

在香水稻种植渐成气候的同时,溪西村人也开始探索香水稻深加工,用柴灶蒸煮等古法酿酒。刘维才则谋划着乡村文化旅游产业,将村里一些荒废的老宅改建成一个饶北新农村文化展示中心,展示祖祖辈辈传承的香米稻种,并将周边镇村的农耕文化、古人类“浮滨文化”、土楼文化等资源纳入,形成规模开发。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农村最重要的是帮助农民脱贫,不能单靠政府给钱,必须根据当地实际发展特色产业。”刘维才表示,种田能赚到钱,农民就不会离乡背井地进城务工,农村留住了劳动力,经济自然就有活力。

基层心声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农村最重要的是帮助农民脱贫,不能单靠政府给钱,必须根据当地实际发展特色产业。种田能赚到钱,农民就不会离乡背井地进城务工,农村留住了劳动力,经济自然就有活力。

——— 省党代表、饶平县三饶镇溪西村党总支部书记刘维才

采写:南都记者 何奎山

本文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