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之花:办案要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并读点评 :

 安一宁

在肇庆检察院系统,安一宁素有公诉之花的美名。“公诉之花我不敢当,可能是因为我在肇庆公诉系统工作时间比较久,大家就给了这个鼓励。”在被问到这个称号时,安一宁显得很谦虚、慎言。

这位来自峨眉山下的川妹子,在检察院系统工作11年,从一名书记员做到公诉人,先后获得“广东省十佳公诉人”、“全国模范检察官”等荣誉称号。

而在谈及自己经办的那些案件时,安一宁则又变得健谈了。“作为公诉人,办案不仅仅是依法指控被告人,还要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安一宁说,“习总书记曾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这应该是我们每个公诉人对自己的要求。”因为依法公正,连在监狱服刑的人都表示对安一宁心服口服。

还在哺乳期的她两地来回跑办案

2005年,还在西南政法大学上大学的安一宁来到肇庆封开县检察院实习。一年后,大学毕业的她从山城重庆正式投身南粤大地,从此在这里扎根,至今已有11年。“一开始做书记员,后来出庭做公诉人,我一直在自己喜欢的公诉岗位上,公诉人的工作让我成长。”安一宁表示,每次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被告人服法,都让她有种成就感。

2011年,广东省检察院将8件案子指定给肇庆市检察院审查办理,安一宁承办了其中的5件,包括广东某市法院系统的一起涉及国家机密的案子。“我刚生完孩子,还在哺乳期,这案子又涉及机密,审理不在肇庆,需要在广州、江门两地来回跑。”安一宁回忆称,从犯罪嫌疑人的提押换所到起诉书的字字校对,再到不能体现为任何书面材料的汇报,她有时候回家哄完孩子,又跑去单位加班。

“职务犯罪的嫌疑人一般都受过良好教育,也懂不少法律知识,他们一旦犯罪,反侦查能力很强,所以我们在起诉过程中必须每一个细节都要拿准,用事实和法律说话,让被告人心服口服。”安一宁表示,在这起案子庭审中,她在其中一项犯罪事实的认定与辩护上与律师有分歧,但因为起诉书有理有据,被告人在最后陈述阶段未认同其辩护律师的观点,反而主动认罪。最终,法院的认定与肇庆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完全一致,被告人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用缓刑让被告人回归家庭

“作为公诉人,办案不仅仅是指控被告人,还要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安一宁表示,法庭之外的工作同样重要。

安一宁曾指导基层检察院承办一宗继母虐待继子女的案子。据安一宁回忆,按照法律规定,这名继母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可以被判刑了,但安一宁考虑得比让嫌疑人入狱服刑更长远。

“两个孩子还比较小,如果判嫌疑人入狱,孩子得不到照顾,可能对嫌疑人来说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安一宁表示,她更希望既让嫌疑人受到依法制裁,又能让她彻底改过,最终回归家庭“让孩子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在安一宁建议下,基层检察院委托心理咨询机构对两个孩子和被告人分别作了心理评估,了解孩子的心理受创伤程度,以及被告人的反社会人格、暴力倾向等。最终,检察院向法院提出缓刑的量刑建议,并得到法院认可。

判决之后,安一宁和同事的工作并未结束。检察院不仅继续出资委托心理咨询机构定期去回访,安一宁和同事也定期回访,带着礼物去看望孩子。“我去到那家,发现孩子主动坐到继母身边来跟我们谈话,我就感觉到我们的努力有了效果。” 采写:南都记者 何奎山

基层心声

习总书记曾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这应该是我们每个公诉人对自己的要求。

——— 省党代表、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二科科长安一宁

本文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