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丧气的日常里消失,是对生活最优雅的复仇

馆长点评 : 优雅的生活才是最致命的复仇。

前阵子,演员黄轩在儿童节独自饮酒后,发了条深夜微博。

言辞中包含着焦虑、不安、悲伤的字眼。

甚至谈及生死的沉重话题——

“经常的想到死亡,一想到终极我就倍感虚无。”

所以第二天,营销号们集体给黄轩看起了病,诊断结果为抑郁症——

“黄轩自爆厌世念头,失落痛哭恐患抑郁症!”

其实,一直有关注黄轩的人,就不会对这条厌世微博太吃惊。

一直以来,黄轩都是个“夜行动物”,喜欢在夜里看书喝酒,思索人生。

黄轩曾说,大概在他身上,一直有那种中国文艺电影总爱探讨的郁郁不得志。天性敏感,早年演艺生涯的道路异常坎坷,再加上亲人相继离世的经历,都让他愈加感慨颇多。

这算不上抑郁症,黄轩的“深夜抑郁”,其实就是我们的“每日一丧”。

现代人的生活越来越难逃一个“丧”字,过得不算糟糕,也不算开心。

今晚给你们推荐的新片,就是我们丧生活的真实写照。

片名——

《安昙春子下落不明》

影片入围今年的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项。

主演苍井优将角逐影后桂冠。

电影改编自山内真理子的同名小说,以女性角度,选取18岁女高中生、20岁年轻女子、28岁成熟女子、38岁中年妇女的四个世代,勾勒出当代日本女性的生活群像。

整部影片采用细碎的剪辑手法,主要分为三条故事线——

苍井优饰演28岁的普通上班族安昙春子。

28岁,在这个尴尬的年纪,她和很多同龄人面临的迷茫一样——

无聊的单身生活;凑合的工作,勉强维持生计的薪水。

安昙春子在一间小办公室上班,办公室里除她之外只有两位男上司,和一个38岁的女同事。

每日两位男上司的工作,就是操心优酱的感情生活——

“你没问题的,一看就是能结婚的那种。”

和批斗大龄女同事——

“怎么能不结婚呢,38岁卵子都老化了,这种女人就应该多纳税。”

这种偏激的男权思想,在生活中并不少见。他们的思想中,认为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就是必须依托于婚姻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就像38岁的女同事说的——

“这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性骚扰。”

生活中,优酱和父母住在一起,可以随便穿着睡衣、不修边幅地去超市购物。

偶然遇到了老同学后,她过上了一段不再独自一人的日子。

但是,突然有一天到处张贴着关于安昙春子下落不明的寻人海报,之后在这个小镇里引发了一系列事件。

海报是三个年轻人的杰作。

三个人中,两男一女,他们是曾经的高中同学。

他们和优酱生活在一个城镇中,但彼此互不相识。

两个男孩子效仿世界上最有才气的街头艺术家班克西,将优酱的寻人启事用涂鸦的方式,在小镇中的墙壁到处复制。

很快,这在网络上引起了连锁反应,大家都在议论。

社交平台中除了安昙春子下落不明事件,一群女高中生也成为话题。

她们大多18岁,夜里就组团出击,对男人实施无差别暴力,见到男人就打。

她们不伤害女人,只为报复男人。

女高中生这一条故事线,暴力场景很有感染力。

三条故事线的时间被导演打散,优酱失踪前后发生的故事,不断交错呈现。

也让各个角色之间产生更多的联系。

这种任性随意的剪辑,虽然会打乱故事,但也刚好传达出影片所要传达的,那种不安的情绪。

片中,优酱说:“我一直都很不安,没能表现得快乐。”

不快乐的原因是因为不安。

18岁、20岁、28岁的女人,都有各自的不安。

优酱马上奔入30岁,工作与感情依然乏味;

三个年轻人中的女孩子,花容月貌的年纪,游走在不同男人之间,依然孤单落寞;

最小的女高中生们,用暴力表达愤怒、失望与不安。

这种现实和之前的热门日剧《东京女子图鉴》很相似。

而不同的是,《东京女子图鉴》中的女主角是为了追寻理想生活而奋斗。

而《安昙春子下落不明》中的女人们,却是为了正常普通的日子而挣扎。

如今的年轻人,能从中看到很多的自己。

比如对年纪的焦虑,社会对于女人的年纪总是刻薄的。

越来越多的大龄单身女青年,都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议论。

还有乏味的工作,既发不了财,也无法实现人生梦想,只是个谋生的手段。

日复一日,机械地家与公司两点一线,这种没有尽头的重复,很难看到希望,很容易迷茫。

片中的优酱就是如此,每日上班如行尸走肉。

和大龄女同事闲谈时,想着结婚就可以不用上班了。

结婚二字,成了不用上班的出路。

而优酱身边早就结婚的朋友却说——

“离婚比结婚更幸福,结婚就是奴隶契约。"

这大概就是如今很多女孩子恐惧婚姻,又渴望有安定感的矛盾心理。

现代生活中,爱情二字越来越罕见、越来越难以遇见。每个人如同生活在套子中,很难结交到新的朋友,如果结交到了,从认识,到了解,再到熟悉,过程耗费颇多时间与感情。

而老的朋友,也寻不到安慰。

片中优酱遇到的老同学,两人从小相识。

见面后没有青梅竹马的心动,没有爱情的火花。

优酱直接问他——

“做爱吗?”

也没有情欲的热烈,他因为没有安全套而犹豫半天。

尽管是如此尴尬的安慰,优酱还是想努力抓住,可换来的却是敷衍的对待,甚至出轨。

片中年轻的女孩子也是如此,和曾经的同学相恋。

然而也是床上的片刻欢愉,床下之后,其中一个男同学立马怂恿另一个男同学去睡她——

“她真的马上同意,你去找她来一发”。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麻木得只体会得到性爱之欢,而懒得去谈感情。

优酱和这个女孩子,同样也没有了对感情的一腔热血,她们其实是寻找一种安慰,因为她们太不安、太孤单了,这是很多人的日常丧。

每个人与周边的联系越来越单薄。

片中所有人关注的“安昙春子下落不明”,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她就好好地在那里。

但消失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正如片中优酱所说——

“消失了才能活着,下落不明的女孩子们,可以开心地笑着,在某个角落里也可以活得生机勃勃。”

18岁的少女们选择用暴力报复男人,20岁的年轻女孩难以接受感情的失败。

而28岁的安昙春子选择“消失”——

“优雅的生活才是最致命的复仇。”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巴塞电影”(ID:MovieBase)

本文著作权归巴塞电影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