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谈吃|你吃那么多,竟然还想谈恋爱

虾扯蛋 : 对面是什么样的人,相处到什么阶段,你才会抑制一下自己的食欲呢?

学生时代的朋友中有个老家在斜里町的人,暂且叫他家永俊男。斜里町位于北海道知床岬的一角。那刚好是加藤登纪子和森繁久弥的歌《知床旅情》流行的时候,我也涌起了去知床旅行的冲动。对了,如果能在家永的家里住,不就可以省下住宿的钱了嘛。

“啊,好呀。”善良的家永欣然答应我的请求,“提前一天发电报通知我就行,随时欢迎你来。”

于是我在前往知床之前,按他说的先从札幌发去电报,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明天下午五点二十分抵达斜里车站,万里。”

第二天黄昏时分,到达知床斜里车站的站台后,我在检票口被人叫住。

“请问是万里小姐吗?”

转身一看,那里站着一对像是夫妇的中年男女。男人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女人也是一身套装,看上去显得很正式,样子也非常拘谨。

“俊男一直以来承蒙您的关照了。”

哎呀,不好,是家永的父母。我穿着皱巴巴的牛仔裤和T恤,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但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只能赶紧递上在札幌的百货商店买的点心。原来家永两天前和朋友去网走玩了,联系不上,我的电报就送到了他父母手里。

去他家的路上,家永父母跟我说话的态度怎么看都有点奇怪,到家之后变得更夸张了。

“结婚以后还打算继续工作吗?”

“我们觉得不住在一起也没关系。”

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太深奥了。

不久晚饭做好,大家坐在饭桌前,家永的母亲谦虚地说“都是些粗茶淡饭”,可每道菜都非常好吃。蔬菜是刚从地里摘来的,鱼也是刚刚捕来的,带着新鲜而清甜的味道。转眼间我就吃完了自己的米饭和味噌汤,并且各添了三碗。当然,分给我的小菜也全下了肚。

“来,吃我这份吧。”

家永的父亲看不过去,把自己的盘子递给了我。

晚饭后泡了热水澡。泡完澡后,家永的妈妈端出满满一大盘玉米。“这是从院子里摘来的哟。”那些玉米简直好吃到空前绝后,我风卷残云地解决了六七根。

家永父母的学习能力十分强大。第二天早晨的餐桌上,我盘子里的小菜就变成了他们的三倍,而且他们再也没提起过那些暗藏玄机的话题。

等我回东京后,有一次与家永见面,才弄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果然,家永忘记跟父母说我的事就出去了,思想保守的父母忽然收到那个电报,觉得我肯定是儿子的恋人或未婚妻。

“他们好像被万里你的吃相给吓着了。”

“担心嫁进来一个这么能吃的儿媳妇,会把家底吃光?”

“不是,他们似乎觉得这姑娘对儿子有意思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暴露自己的食欲……”

本文著作权归深夜谈吃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