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这20个已经或正在消失的东西,你记得多少?

并读点评 :

曾经大街上那些习以为常的画面,熟悉的地方,想念的味道,如今何在?会不会已经再也看不到了?

消失的味道

1

炒米饼

“团团转,菊花圆,炒米饼,糯米团”,上世纪70年代,每到过年,炒米饼的声音就响彻中山,几乎家家户户都做炒米饼。年味儿随着“乒乓”声弥漫全城。但近年来,炒米饼由于制作繁复,开始淡出江湖。

2

煎堆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祭祀祖先、馈赠亲友,必不可少。但这些年来,人们越来越追求健康饮食,油炸的煎堆已越来越少人制作。同属油炸系列的蛋散、糖环、笑口枣也是如此。

3

Diong Diong糖

Diong Diong糖,也就是叮叮糖。卖糖人挑着竹篓走街串巷,用铁锤叮叮当敲打糖刀,白白糯糯一大块。几分钱、甚至旧鞋子、牙膏皮,就能换得卖糖人用铁片敲下来的不同大小的白糖块。如今,糖果店遍地都是,却再也没有哪颗糖能牵动儿时的怀念。

4

手卷龙须糖

龙须糖的制作过程,就犹如一场奇妙的魔术表演。小贩把沾满粉的糖球搓成长条,捏成圆环,然后猛然拉长、对折,又拉长、对折.....短短十几秒,小糖球就变成了丝丝缕缕的糖丝,在他灵巧的双手中飘荡。

刚做好的龙须糖,又细又脆,略为咀嚼,糖丝就甜甜地在嘴里融化了,想必应该是不少中山人小时候美好的回忆。

5

竹升面

以前啊,竹升面都是用大茅竹竿压打出来的。师傅搓完面团后,把面团放在案板上,然后骑坐在竹竿那头,用脚一蹬一蹬,竹竿碾压着面团,师傅要一边压打一边移动,让面团受力均匀,渐渐变成一条摊开的毛巾。

在面条工艺机械化之后,沿用传统竹竿压面的店铺所剩无几。寡淡的流水线加工味道,怎么比得上人手制造的那份人情味?

6

鸡公榄

带着鸡公模样既卖榄人,现在还好吗?

“鸡—公—榄,有辣有不辣......”卖榄人套着五彩大公鸡,吹着唢呐叫卖,人走“鸡”也走。所卖的榄都会放在鸡腔内,味道任选。随着时间的推移,鸡公榄在现在的中山几乎没有生存空间。这种带着时代印记的广东传统零食,如今似乎只能停留在中山人的记忆中了。

7

云吞皮糖水

小的时候,小编家附近有一个小作坊专门做云吞皮的。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他家会有晒干的云吞皮卖,原来是用来做中山传统的云吞皮糖水!

旧时经济条件差,物质缺乏,连云吞皮也拿来煲糖水。做完云吞皮所剩下来的边角料,风干后放入沸水,用汤勺轻轻搅拌最后加入糖调味,一碗简单的糖水便完成了。

8

臭草绿豆沙

绿豆沙有很多搭配,可以加海带,也可以放莲子、百合、薏米,但是最经典最传统的,一定会放一把臭草。

臭草独特的味道,那种如香如臭的馥郁,正是绿豆沙最令人着迷的地方。暑天喝上一碗,清热下火,让人精神一振。没有臭草的绿豆沙,好像缺了点什么。

消失的回忆

1

珍宝海鲜舫

岐江食街是当时岐江两旁的一大特色。至今还是很多老石岐怀念的地方。小时候我不懂为什么这条船是水泥做的还会浮在水上!

2

中山影剧院

记得这里吗,当时准备拆的中山影剧院,也就是现在的益华时尚城。您有注意到吗?当年的电影海报,不是由电影发行商配送,是由电影院人手画出。

3

中山车站

中山车站,80后的你们应该还会记得的,就在现在富华酒店对面。当年路边很多流动摊贩,最畅销的商品可能是“益力多”。因为小编小时候每次路过总要向家人“勒索”一排“益力多”。当年可是纯香港制造。

4

九曲河

说起九曲河,老石岐无人不知,可是年轻的中山人恐怕只知道九曲河美食街,因为贯穿石岐的九曲河早已被覆盖,如今只是我们脚下流淌的暗渠。曾经的小桥流水,船来船往,如今只能靠史料和老照片来想象了。

消失的行当

1

剃头

不同于现在让人吐槽不断的花哨理发店,曾经的剃头匠对比起来是那么朴实。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不一会就面目一新。

2

弹棉花

总觉得说起弹棉花是件很暴露年龄的事情,但它着实存在于不少人的回忆中。小时候小编奶奶家每年都要做被褥,于是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不知道是弦响还是真的存在,小编的记忆中,弹棉花似乎还有首歌存在,只不过想不起来了。

3

拉面毛

贪靓係女人嘅天性,亦都係女人嘅专利!

那些年,街上面没有美容院,女生总会找挽脸师,靠一条细棉线同白粉,几下就将脸上的汗毛拔干净,让皮肤变得光滑细致。现在美容院到处都是,街边巷口已经很难再见到挽脸师的踪影。

4

修鞋补雨伞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的响,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曾经方便就能修补的东西,如今可能只有老里巷还有。于是当伞鞋坏掉,只能干脆扔掉。

5

翻瓦

小时候我们不少人住的是瓦房子,中山又经常有台风光顾,每次台风过后,瓦匠的生意都会特别好。现在很少人家里是这种屋顶的了,很难找到专业的翻瓦人了。

消失的叫卖声

1

补镬头(锅)

以前的补锅匠走街串户吆喝“补——镬——嘞——”,师傅可以补铁锅、补搪瓷器皿、补铝锅水壶……反正样样都精通。每次有人质疑问“你行不行啊?!”他就会说修不好我就不收你钱,就是那么有自信有木有!

2

磨刀、磨铰剪

以前一把刀用到生锈就磨,磨刀石当时家家户户都应该有一两个,不过为了方便大家都会花一点钱去磨,毕竟专业磨刀的会好快而且磨得好锋利。现在,不行了?换换换

3

收废铜烂铁、鸡毛鸭毛

“收鸡毛鸭毛,烂铜烂铁”,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天下午都会有人一边走街串巷一边在吆喝,小朋友听到就会特别兴奋,开始在家里翻找可以拿去卖的废品,然后用换来的几毛钱买糖吃!

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让脑里那一排瓦房变得弥足珍贵。“老中山的记忆”虽然有部分被保护了起来,但消失的总比存在的多,也许今天拍到了,将会成为明天的历史。

本文著作权归FB食家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