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女性来说 什么才是救命稻草?

并读点评 :

有人曾经评价张爱玲笔下的女性,把婚姻当做救命稻草。

深以为然。

俞飞鸿这么多年颜值一直在线,我抱着好奇心去看她很多年前的一部片子《喜福会》。

美人到底是美人,眉如翠羽,齿如含贝。

“喜福会”是指移民美国的母亲们为打麻将而举行的聚会。

女人们多可怜啊,需要不停的与别人倾诉自己不幸的过往来获取友谊、同情和爱护。

她要在喋喋不休地吐槽里慰藉自己受伤的心。

但也只有女人相互嫉妒着,也相互同情着,恰似我前段时间看过的一段话:女人和女人,越亲密越觉悲凉,然而与男人呢——大多像偎着微温的小火取暖。

《喜福会》是美籍华人谭恩美写的长篇小说,里面的女性多命途多舛,均从困苦中走过来,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重复自己的悲剧。

美女们的演技十分了得,每一个都熠熠生辉。像周采芹、邬君梅、俞飞鸿、温敏娜,感叹那个年代的女性才是真正的东方美女。

邬君梅

电影以阿梅陪妈妈的几位好友打麻将开场,渐渐地由几位女人说出自己的故事,以及她们的故事对自己女儿的影响。

林多阿姨靠精明和强韧摆脱童养媳的身份,莺莺阿姨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因此希望自己的女儿要勇敢的做自己;安美阿姨受其母亲的影响,知道要学会在不公平的命运面前发声;而阿梅的母亲则迫于战乱,和骨肉走失,阿梅在寻亲这条路上加深了对母亲的理解和深知一个母亲的不易。

母亲不易

谭恩美在《喜福会》中说:“当你把脸皮丢了,就好比你把项链给掉进井里了,唯一能挽回它的方法就是,跟着跳进去。”

对于这种移民女作家,他们讲出来的故事就是有不一样的气质。

一个作家的内心永远是体现在她的作品上,当你读《喜福会》,你将会深知历史、家庭、男人造就了女人的命运;可是,女人自己的选择也能造就属于她的人生。

俞飞鸿

电影最深层次的还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母女之间的代沟和冲突。

像母亲林多与女儿薇莉之间,林多小时候被母亲卖了做童养媳,她靠自己从这桩婚姻里脱身,她喜欢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包括自己女儿人生的路。

原来天底下的母亲都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母女的矛盾一次次爆发,最后在坦诚沟通中和解。

还有母亲莺莺与女儿李娜,莺莺16岁的时候与花花公子奉子成婚,婚后丈夫并不尊重她,有一天,她恍惚中亲手溺死了自己的孩子。

俞飞鸿

女儿李娜喜欢上自己的老板,却是一个吝啬、斤斤计较的男人,要求婚后一切费用均摊。

莺莺在女儿家看到这一切,她就用自己当年的事告诫自己的女儿。

do you know what you want?I mean,from him?

respect. tenderness.

then tell him now.and leave this lopsided house. do not come back until he give you those things, with both hands open.

(“你要的是温柔,尊重,去问他要,如果他给不了,离开他。直到他双手奉上。”)

母亲安美与女儿罗丝,安美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被人强暴被迫做了大户人家的四姨太,她母亲当年是以死来提高自己女儿的地位。

今时今日,安美看到自己的女儿嫁入大户人家却卑微如蚁。她说出自己的经历,告诫孩子该呐喊,说出她的心声。女人首先要爱自己,不要为了爱情为了婚姻而迷失自我、卑躬屈膝。

为母则刚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I know thisstorybecause I was raised the Chinese way: I was taught to desire nothing,to swallow other people's misery and to eat my own bitterness. And even though I taught my daughter the opposite,but she came out the same way.

(我告诉你这个故事是因为我是在中国的教育方式下长大的。我被教导我要无欲无求,要忍受他人的侮蔑,要吞忍一切苦楚。尽管我用相反的方式教育我的女儿,但她仍然自哀自怜。)

《喜福会》讲述了两代人的心酸与际遇女人,要懂得自己的价值,爱往往有很多误会和遗憾,但因为懂得,一定慈悲。

跟文字打交道的都是内心丰富的人,希望谭恩美的文字能够深深地触动你的灵魂。

作者:幸福的沙曼


本文著作权归幸福的沙曼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