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真的能把每个题材都拍到极致啊

并读点评 :

日本女星中,「纯爱」二字的代表,当属宫崎葵了。

她也被媒体称为「纯爱女王」。

以童星出道的宫崎葵除了长相甜美,演技也是十分出众。

处女作《人造天堂》就曾在戛纳电影节大放异彩,斩获了费比西奖和天主教人道精神奖。

第二年,年仅十六岁的她,凭借在电影《害虫》的表演,在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封后。

之后的宫崎葵,星途更是一路通畅,除了广告代言不断,接片也一直保持在高水准。

2008年主演的大河剧《笃姬》大火,创下年度最高收视率。

宫崎葵更是成为日本的icon。

“葵”这个字,也成了当年日本新生女孩最热门的名字。

葵酱穿和服真的美到炸啊!太适合时代剧的扮相了!

今天,鱼叔就来给大家介绍一部葵酱主演的时代剧新作——

眩:北斋之女

眩~北斎の娘~

这是日本NHK推出的4K时代剧的特别篇。

目前豆瓣8.2,只有314人看过。

片名中的「北斋」二字,指的是葛饰北斋。

他是日本江户时期最著名的浮世绘师。

提到浮世绘,绝大多数人,脑海中最先出现的画面一定是这个:

这一幅《神奈川冲浪里》不仅是浮世绘中的代表作,也是一张享誉全球的日本名片。

这幅画的作者正是葛饰北斋。

他在浮世传统绘法的基础上加入了西洋技巧,对后世影响深远,甚至波及了当时的欧洲画坛。

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就有像北斋致敬的作品《圣阿德雷斯的花园》。

《圣阿德雷斯的花园》

画中的构图借鉴了北斋的《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在葛饰北斋的盛名之下,有一个女人值得一提,葛饰应为。

她是北斋的女儿,也是一名画师,天赋异禀,但一直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之下。

直到2014年,她的三幅作品在日本展出,引起了巨大轰动,人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位稀世女子。

只可惜她的传世作品不多,只有十余件,而且大都散落各地。

2015年《蜡笔小新》的导演原惠一,就把以这位传奇女画家的故事《百日红》搬上了荧幕。

动画中的葛饰应为,有着蜡笔小新一样的大粗眉。

在《眩:北斋之女》中,宫崎葵饰演了葛饰应为。

和宫崎葵演对手戏的,是出身演艺家庭的松田龙平。

他一出道便被导演大岛渚相中,在《御法度》中担任男主角。

2016年在高分电影《编舟记》中,他就和宫崎葵合作,扮演了一对cp感超强的情侣。

这一次两个人再度合体,感情戏也是非常带感。

0 (5).gif

而剧中浮世绘大佬葛饰北斋的扮演者,是资深演员长冢京三。

他也是第三次和宫崎葵扮演父女了。

故事从女主被丈夫扫地出门,回娘家开始。

女主有过一段婚姻,对方也是一名画师。

但她从小师从业内顶尖的父亲,自己又天赋异禀,经常毫不留情地批评,甚至嘲笑丈夫的画。

加上除了画画,她什么也不会做,也不想做,当然就被“请”出家门了。

回到父亲画室,对于女主来讲,其实是件好事。

虽然回家只能给被世人尊为大师的父亲打打下手,但在这个过程中,她依然受益匪浅。

这时候的她,正处于事业的瓶颈期。

尚未形成自己的风格,就算模仿父亲的笔法,也缺乏神韵。

一次父亲接了15张画的订单,亲自画了12幅,剩下的三张分别交给她和另外两个得意门生完成。

却只有她的画,被画商单独拎出来数落,这让她备受打击。

父亲安慰她:自己也会有同样的烦恼,尽管画作受到各方赞赏,但始终没有画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忘掉这些烦恼,重头开始,不断挣扎,不停折腾。

可是没过多久,父亲中风,卧床不起了。

按照医生的说法,若是一直不能起来,脑袋也会渐渐退化。

他的艺术生涯就算是彻底完了。

在父亲重病期间,女主始终想着让父亲重握画笔。

在她心中,能画画的父亲才算是真的活着。

而一直与父亲性情不和的老友,也来到家中探望。

他并没有安慰,反而对着病榻上动弹不得的北斋,言辞激烈地质问:

你打算在这里躺倒什么时候?

难道这样就心满意足了?

你要作的画和要挑战的事不是还有很多吗?

说这些话的人叫曲亭马琴,他是江户时代最出名的畅销小说家。

他的《南总理见八犬传》堪称日本古典文学史上最长篇的巨作。

在创作该小说中途,因为积劳成疾,近乎失明。

唯一能依靠的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儿媳。

尽管如此,他从头教儿媳识字,最终以自己口述儿媳撰写的方式,完成了这个鸿篇巨著。

因此,尽管他对北斋说的话听上去不近人情,但他的确有资格这样激励好友。

而他的这番话,的确起到了作用,北斋凭着毅力,坚强地坐了起来。

他颤颤巍巍地说:我躺够了!

父亲的身体渐渐恢复,母亲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身体突然就垮了。

影片中有个细节,母亲带着中风恢复后的父亲第一次回到画室时,说了一句“你爹就拜托你了”。

那时,女主有些诧异,但没有读懂句中的深意。

直到母亲突然离世,才后悔不已。

她自责自己完完全全忽略了母亲。

关心父亲更多的也是害怕父亲不能再作画。

她惊觉,自己竟然把画看得甚至比爹娘的性命还重。

父亲恢复之后,创作能力更胜,画技也更上一个台阶。

因为一次火灾,许多珍贵的刻板大都被烧毁。

出版商不得不以此为契机,联合北斋出版了一套以富士山为主题的风景画——《富岳三十六景》。

该作品一出版便畅销全国,北斋名声大噪,在日本境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开头提到的《神奈川冲浪里》就是其中一件作品。

在父亲日益精进的时候,女主的画技也在不断提升。

她热爱画画,特别是对色彩极其着迷。

河对岸发生火灾,她第一想到的不是水火无情,而是为这般绚丽的颜色着迷。

0 (6).gif

她对于光影色彩有着独特的理解,而这一切与她的情感历程不无关联。

第一次开窍,就是在她暗恋的画师善次郎带她去了妓院时。

0 (7).gif

妓院的灯光和艺妓艳丽的服装,让她突然明白了“光与影”在绘画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这个风月场所的所见所闻,也成了以后她日后创作的主题。

《三曲合奏图》

善次郎是懂她的,知道女主对色彩的热衷,也知道这就是她的天赋和潜力所在。

尽管善次郎温柔体贴,欣赏女主的才华,但他们却不是一路人。

女主曾经问善:为什么作画?为名还是为利?

善开玩笑地回答:为了抱得美人归。

而事实上,这并不只是句玩笑话。

善最后的确娶了位貌美的名妓,开了间妓院,完全放弃了画画。

他对女主温柔体贴,却仅仅和她维持着情人关系。

对于善来说,荣是光,让人头晕目眩。

她才华横溢,光芒万丈,在她身边,他是如此渺小。

而对于女主来说,那束遮蔽住自己色彩的光,却是来自父亲。

这束光太过耀眼,她永远也达不到。

甚至在自己已经小有名气时,依然帮父亲完成一些订单。

因为只要挂上父亲的名字,就会值更多钱。

父亲在89的高龄,完成了人生最后一幅画作——《富士越龙》。

这幅经典之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但这位早就功成名就的大师,还是对这幅绝世佳作依旧不够满意,他认为自己还能做得更好。

现实中,北斋的确有类似的描述:

七十岁以前所画,实不足取。七十三岁稍稍悟出了禽兽鱼虫的骨骼、草木的生长,所以八十六岁将益发长进,九十岁更穷极奥义,一百岁真正臻于神妙。——《富岳百景》自述

大致意思是,我70岁以前的那些话画,都别提了;73岁才稍微有点领悟,……所以,我估摸着,到了一百岁的时候差不多能出点精品。

不久后,北斋去世,享年90岁,咽气时,他手中依然紧握着画笔。

而女主也继承了父亲的性格,一生清贫,对自己要求甚严,对画技永远不满足。

到垂垂老矣,也没有停下画笔,一生都在探索着光影的奥秘。

这样一个讲画,讲画师的影片,自身也颇具美感。

片中「桥」这个重要的场景,影片就用了多种方式展现。

这座桥几乎见证了女主的一生。

第一次坐船跟善去妓院时,就驶过了这座桥。

0 (8).gif

以为情人葬身火海,匆匆穿过这座被火光映红的桥。

0 (9).gif

当她头发花白,在桥上对着孩子们唱着年轻时的歌谣。

0 (10).gif

《眩:北斋之女》记录了葛饰应为渐渐形成自己风格的过程,也回顾了一代大师北斋巅峰时期的创作。

影片中的父女俩,都是画师,虽然地位不同,年纪不同,但都有相同的执拗,他们的执拗是和自己较劲。

他们天赋超群,却比任何人都更努力。

葛饰应为才华横溢,但一生活都在父亲巨大的阴影下。

北斋曾经大赞自己的女儿:要说画美人图,应为的手腕更在我之上。

《夜樱图》

葛饰应为并没有获得应有的荣誉和认可,她始终只是作为「北斋之女」存在。

但现实没有改变她对画画本身的忠贞。

而她的父亲北斋,一个说自己70岁之前画的都是垃圾的浮世绘大师,就不仅仅是「谦逊」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这至少说明,年过70岁,他仍然在进步。

年龄并没有限制他生命的质量。

《富士越龙》北斋作于79岁

这父女两人的创作和人生,都让人敬佩。

一生只做一件事,且做到极致。

相比之下,现在的我们,骨头太软,太容易向现实下跪。

而跪下之后,又太容易原谅自己。


本文著作权归独立鱼电影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